不孕夫妻平白“捡”一孩子,生父为何不认还倒给钱?

2019-09-27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

\

  一、

  我是四川人,五年前和来自江西的赵萍结了婚。可是结婚后两年,妻子赵萍也没有怀孕的迹象,我们到医院检查,发现是赵萍子宫天生畸形,医生提醒我们即使怀上孕,也会出现各种危险,最好的办法是收养一个孩子。巨大的压力下,我们离开四川到了广州的一家制衣厂打工,我负责销售业务,而妻子成了流水线的一名普通工人。

  带着一丝希望,我和妻子又到多家医院检查,可是检查的结果还是一样,我安慰妻子,没有孩子我也会爱她,大不了收养一个孩子。话虽这么说,可是每次接到家人的电话询问我们什么时候要孩子时,我只能敷衍,“我们还年轻,等几年再说。”妻子也体谅我的难处,提出离婚,让我找其他的女人生孩子,我没有同意。

  一天,老板胡天平把我叫进办公室,一阵嘘寒问暖之后,他降低了声音,“我听员工们说,你的妻子不能生育,正打算收养一个孩子,现在有一个不错的机会,我的一个亲戚有一个孩子,他正打算送人!你和妻子商量一下,如果愿意的话,我可以帮你们联系!”接着,胡天平表示这个孩子是非婚生子,身体没有疾病,如果愿意的话,每个月还可以拿到4000元的抚养费,另外在孩子18岁之前,每年还能得到3万元的成长金。临出办公室时,胡天平又说,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,他是看在我和妻子辛苦工作的份上,才把机会给我的。

  晚上,我和妻子商量了抚养孩子的事情,妻子提出了诸多的疑虑,既担心孩子来路不正,又担心孩子有畸形或者疾病,这样要下来的话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负担。第二天,胡天平询问我商量得怎么样了,我道出了妻子的顾虑。胡天平说,我们有这样的担心也是可以理解的,他拿出了孩子的健康证明,接着还草拟了一份协议,保证足额支付各种费用。事情到了这一步,我和妻子再无虞有他,就在协议上签了字。

  考虑到突然把孩子送到老家会引起闲言碎语,妻子就辞职专门照顾孩子。与此同时,我告诉父母好消息,赵萍“怀孕”了。7个月后,赵萍又“早产”生下了儿子,怕父母来穿帮,我没有让他们来照顾“坐月子”的赵萍,只是把“儿子”的照片发了过去。在我们的精心安排下,父母丝毫没有发现我们“善意”的骗局。春节前夕,我们把儿子送回来了老家,父母眉开眼笑。

  返回广州之后,我和赵萍开始了正常的工作,每隔一段时间胡天平都会询问孩子的情况,还让我们不定期地把孩子的照片发送给他。我涌出一种怪异的想法:莫非孩子是他的私生子,不然怎么这么关心孩子的情况。我向妻子道出了猜测,妻子说:“管他是谁的呢,我们已经签订了协议,只要他能准时支付费用就够了。”我尽量安慰自己:即使孩子是胡天平的,他那么想方设法把孩子送出去,一定有说不出的苦衷,他断然不会再把孩子弄到自己的身边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在这种心里下,我心安理得起来。

  二、

  然而不久发生的一件事情还是证实了我的猜测,一天,儿子突然高烧不止,我和妻子不得不赶回去,就在我们到的第二天,胡天平也赶往了我的老家。他表示因为到四川出差,顺便来看看我们,但是我从他的眼神中判断,他到这来并不是这么简单。果然接下里几天他都会到医院里来,不仅买了大包小包的礼物,还向医生询问孩子的病情,俨然是父亲对生病孩子的关心。一个星期后,儿子总算得到了治愈。临走时,胡天平让我们好好照顾孩子,这段时间的工资照发。胡天平的大方,反而让我们不踏实起来,理智告诉我,最好弄清楚孩子和他的关系,我约他到一家茶庄聊聊。

  几杯茶下肚,胡天平主动坦白了:孩子确实是他的私生子,他的妻子是不可能让他把孩子接进家门的。一次听到员工们议论刘萍不能生育,于是他找到了我们。胡天平显然是看到了我们的担忧,他表示他不会把孩子要回去,也会准时地把费用打到我们的账户里。

  知道了真相,我一时无语。考虑到孩子逐渐长大,我向他提出了孩子户口的问题,胡天平爽快地答应,他会想办法把孩子的户口办到广州,到时出钱给他买房子解决读书的事情。事已至此,我只能寄希望胡天平能守信用。

  返回广州之后,再次看到胡天平,我总觉得有太多的不适应。半个月后,我询问他孩子户口的事情办理得怎么样了,胡天平表示正在运作中,由于要打通各个关节,还需要一段时间。之后一段时间,我又多次询问他,胡天平总是以类似的理由来敷衍我,我一急说道:“如果你解决不了孩子户口的问题,大不了我把他带到你妻子的面前。”或许是我的警告起到了作用,几天后,胡天平告诉我,孩子的户口问题他已经托关系解决了,还表示他已经联系了一家幼儿园。

  可我很快发现,胡天平之所以这么积极的帮孩子联系幼儿园是有目的——他要把孩子纳入自己的视线范围内。我敏感地意识到,把孩子放在我这里,不过是他的烟幕弹,作为父亲的他,又怎么忍心真的把孩子送给我呢!担心夜长梦多,我和妻子一商量,觉得应该辞掉现在的工作。可是我顾虑重重,如果胡天平拒绝支付费用,那我们就得帮助他养孩子啊。可是我更担心的是,如果真相曝光,父母如何接受?各种闲言碎语也能将自己淹死。我决定孤注一掷。几天后,我们不告而别,离开制衣厂到了东莞的一家公司。

  很快,生活恢复了平静,我还帮孩子联系了一家幼儿园。就在我们小心地生活时,我们不知道的是,胡天平正在满世界的找我们,他的妻子在得知事情的真相后,一气之下和他离了婚。某日,我登陆了微信账号,发现上面塞满了胡天平的留言,我没有回复。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,就是我的这次登陆微信,出卖了我的行踪,原来他聘请电脑高手对我的手机进行的定位。再次见到胡天平,他并没有因为我们离开而抱怨,只是请我们回到工厂,不仅可以给我们加工资,还可以分一部分股份给我们,他这样做只是想随时可以看到孩子。在得知胡天平已经离婚的消息后,我犹豫不决——他现在的情况,随时可能把孩子要回去,我还能相信他吗?

  可是赵萍却安慰我说:“只要他能按时给钱,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,再说他还答应给我们加工资,分股份,到哪里找这样的好事!”妻子的话也有几分道理,我们打工的不就是找一份高薪的工作吗?就这样,我们鬼使神差回到了胡天平的制衣厂,然而事实证明我们回来是多么的不明智。

  三、

  回到制衣厂,胡天平任命我当市场部经理,而赵萍成为质检部主管,另外胡天平还许诺给我们2%的股份,每年底参与分红。半个月后,我和胡天平进行里了一次谈话,胡天平让我放心,他没有要回孩子的打算,他还当面给我写了一份保证书,如果违约的话,愿意赔偿10万元。我和赵萍算是吃了定心凡,心安地在制衣厂工作。有时候,我还让胡天平带着孩子去公园玩。

  没想到天不遂人愿,一日,胡天平带着前妻的儿子开车返回惠州老家,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了车祸,他的儿子当场身亡,而胡天平也因为车祸锯掉了一条腿。由于再也没有精力打理制衣厂,他只好卖掉了工厂。胡天平把我叫到他的房间,表示突遭变故,我们先前签订的协议很可能难以执行,换言之他再也没有能力支付每个月4000元,以及每年3万元的成长金。其实这几年的相处,我和孩子也有了感情,“就是你不给我钱,我也会好好的照顾他!”然而我低估了胡天平,他话锋一转,“我的意思不仅仅是钱,还有孩子的抚养权,你知道,我的一个孩子已经没有了,我不想另一个在外面漂泊……”

 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断然拒绝了胡天平的要求,要是知道事情的真相,我的父母还不被我气死。我和赵萍商量,她说什么也不同意胡天平把孩子要回去,还建议暂时把孩子送回老家。然而几天后胡天平的律师就找到我们,希望我们能归还孩子,“你们和胡天平签订的所有协议是无效的,如果他走法律途径的话,法院也不会把孩子判给你们!”我歇斯底里,和胡天平签订的协议白纸黑字,上面还有胡天平的签名,怎么就无效呢?我拒绝交代孩子的去向,认为胡天平的律师不过是欺负我不懂得法律。

  当天,我咨询了一名律师,听完我的叙述之后,他表示,我和胡天平签订的协议确实不受法律保护,我不可能获得孩子的抚养权。

  我傻眼了,从一开始胡天平就在利用我们,他知道法律,和我们签订协议只不过是虚晃一招,让我们信以为真。既然你不义,就别怪我们无情,你可以通过法律途径,我们可以拒绝交人。果然,在我们和胡天平协商了多次未果之后,他把我们告上了法庭,索要孩子的抚养权。很快,我们帮助胡天平抚养孩子的丑闻在朋友圈里传开了,得知事情的真相,我的父母也是顿足捶胸,哭得死去活来。

  我想把孩子找个出租屋藏起来,但律师还提醒我,这样我们很可能会以拐骗藏匿孩子的名义遭到起诉,这就不仅仅是民事官司,而是涉及刑事诉讼。再三衡量之后,我和赵萍妥协了。要和相处四年的孩子分开,谈何容易,妻子哭得像个泪人似的。就在我们将孩子交给胡天平时,他突然说道:“如果你们愿意的话,他依然是你们的孩子,随时都可以来看他!”看着胡天平牵孩子手,我忽然明白过来,他们之间毕竟血浓于水,回到父亲身边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然而我们和孩子之间还有未尽的情缘吗?

相关文章